文学与传媒学院2

实践教学活动

中国语言文学系2018级外出实习优秀作品——“个人创作”(二)

发布者:  时间:2021年08月08日 10:40  浏览:

 

李西萍

西安翻译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文学系汉语言文学专业184110202班学生,家住陕西省西安市,今年21岁,喜欢唱歌,看书。

韩城游记

与古城不曾相识,因为不曾相遇,尽管,不管你来与不来,它一直都在那里,等你。

终于,在这样的机会下,我来到千里之外,人生中又一个小小的驿站——韩城古城。这座被世人誉为规划似龙形的小城,如今已昂首塬上千余年,虽只有短短半日停留,便已走进它的灵魂深处,品读它千年风雨沧桑。

踏进古城,因已无处去寻那年的城围,又不想随意踩乱古城千百年来的历史印迹,便从北城的龙头金代古塔开始,一路去探究古城曾经的繁华。

登上座落古塔的山丘,时光便好似放慢了脚步,陪你左右,让你不得不收敛行色匆匆,专情这里的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。似乎有城便有塔,古城的塔在这里是龙头的象征,可能真的是有股神奇的力量,古塔,俯瞰过山下古城千年的风雨变迁,如今,依然坚如磐石耸立在山巅,静默守望。也许,正因了这神奇的的力量,与之相依的古城才能走过世态炎凉,走进今朝的千秋盛世,被万众瞩目。

走下古塔小山,走上长长的古街,像是走在静卧的龙脊上。旁观喧闹的古老建筑,被低垂的古槐笼罩,缕缕光线透过缝隙斑驳了脚下的青石板路,片片落叶随风,堆积在角落,与尘埃静看来往的客。看着檐下灯盏商匾,想是千年前,打马而来的素衣女子,觅得一处洁净的茶居,临窗落座,挑开的窗棂下,嗒嗒马蹄,声声叫卖,清扰不到素洁的心境。一壶香茗,从阳光明媚饮到日落西山,直到华灯初上,将两畔商铺民居点明。

然而,千年时光太长久,小城走来今生,遗落太多在路上,以至走过长街竟未寻得一处茶楼,只有五颜六色的时尚充斥着整个街道。

转进由东向西的小巷,瞬间便走进一片幽静,让你不禁有些错愕,刚刚还是喧声四起,衣袂拂肩,现却似走进结界的空间,清宁且洁净。长街上无处觅茶香,也许,那盏千年的茶茗,一直都被岁月烹煮,但已走离繁华,隐居这如织的小巷,在哪个角落静静飘渺,等你的到来。

越走进小巷深处,小城古香古色的韵味欲浓。散落幽长巷子里的四合居,带着浓浓的古韵沧桑,在绿荫掩映下,清静而幽雅着。一面青墙,隔开了千年的岁月,让人不觉有万分好奇,想推开那扇古老的木门,一暏时光折叠在飞檐黛瓦下的模样。等你踏过高槛,你会惊奇眼前的一切,像是走进了谁的前世:院落一隅,不知谁搭就的紫藤花架下,一盏清茶,氤氲着袅袅淡香,一纸素笺,风中传来浅浅墨香,而那樘老旧的窗棂里,阵阵弦音透窗而来,让中秋午后的时光,醉倒在窗前秋菊的浅香。

时光逆转,仿佛你已是这里的居客,闲时,为一堂洁净扫落尘埃,为一瓣落花掩去伤悲。从此,再不愿走出千年历史,哪怕它只是一个封存的梦境,慢慢在岁月中沉寂,只想,时光中与古城一同沧桑。

午后时光,或许总是静寂的吧,只有我这个外来的客,还在巷深处徘徊。其实,闲散的游历并不是无心,而是想,在这座龙形的古城里,走在枝枝脉脉,会有一见惊奇,会有缘至如此,就像此刻,窄窄的巷道突然变得欲加狭小,谁会想到,这里深深巷落里,会完整地隐藏着仕途源起的地方-文庙。

说起古城文庙,素闻有“五子登科”柏便隐居在此,不睹这旷世容颜只觉得遗憾。跨过庙门,不去管那些高堂脊厦,只顾细细寻找那株被文人、学子膜拜的苍柏。不见,总会遐想千年的容颜会是怎样的沧桑,见了,觉得五枝冲天傲姿的柏桠不仅是沧桑,更有坚韧不拔的千年精神,给了万千学子前行的力量。

行在棵棵千年的苍柏下,一路在清雅中曲折游历,又迈出一道门槛,方发觉已走出文庙,一街相隔,几步之遥便是城隍庙了。没有走进城隍庙,只在门外细细打量一凡,便与那青檐黛瓦挥手作别,因为,时光,没有静止,行走间,已是夕阳将下,落霞满天。

虽被古城的一砖一瓦陶醉,却不能再为其停留,途经普照寺,也只是匆匆一瞥,便转进长街。站在长街尽头,将离去,拾一片长街上的落叶,作为时光的书签,折进人生的篇章。也许,此一别,会是遥遥无期,然而,古城在它沧桑的记忆里,会有一个小小的角落,为你保留,一个明媚的午后,曾经,有一学服女子,踏着青石板路,走过它的长街窄巷……

 

郑婷

西安翻译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文学系汉语言文学专业184110202班学生,来自陕西汉中,爱好听歌和跳舞,性格活泼。

在芦苇荡中行走

芦苇是不老的。

你看,在这深秋,在这芦花尽落的时刻,芦苇没有忧伤,它用血液里的歌向每一个步入者倾诉。

此时,我正是芦苇忠实的倾听者。一步步走进芦苇坦荡的慈爱与温存。

一个漫长的梦。芦苇的一生从那场细雨之后,飘落了。是的,芦苇不记得自己落到地上的声音,也不记得自己长出泥土的情景,就像我们当初不记得自己的啼哭一样。痛苦是土地的事情,那块泥土,承接它的泥土,喝的是咸涩的海水。从此,这被称做蒹葭的禾苗,注定要成为海水喂养的孩子。

让我化作一丝风一滴雨甚或风雨之中的翅膀,以最亲切的方式走进……

那个春天多么美好!还在襁褓中的芦苇,从土中抬起头来;和风扑面,芦苇,你闻到了花朵和泥土的气息;天空中飞翔着鸟儿的翅膀,你伸手就握住了春天;感受阳光、感受雨露、感受色彩的流动、感受心中流出的音乐,芦苇,你唯独忘记了感受自己的成长;尽情地舒展腰肢,风中,你笑着舞着,嫩嫩的芽由小到大,笋样的身子由细变粗,地下的根茎也粗壮地匍匐开来……白天的星星呢?你学会思考,感觉头颅沉重时,夏季已经来临;圆锥样花穗含朵朵小花,芦苇,此时让我亲切地称呼你苇,初绽新蕾之艳,你站立成风中的美男子,在炎炎烈日中,日渐丰满地潇洒;这是夏日,苇,请用你的薄翼扇动几缕阳光;之后,我将远行,而霜将至,雪将至;让我记住,记住盈盈润润的月色照耀你,照耀你婆婆娑娑的醉意;记住你微风之中摇摇曳曳漾溢着的星光的气息;而你,而你是否像我记着你一样记住了我。

我已在远方,在瑟瑟的秋风之外;遥望是最深切的祝福。此时,芦苇,你由绿而黄的旗帜与身后的夕阳融为一体,多么辉煌而灿烂的抒情;能与你同唱一首歌吗?一首无忧无虑无悔无怨的歌;之后,我将不再回眸。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伊人是我。白羽黑翎头饰红冠,窈窈窕窕,矗立于水中;隔着秋水隔着白雾,我仰首唳天、引颈和鸣。

水草交接的远岸,秋风深了;芦絮已白,苇,你如海如涛如云如潮的舞动,我默念于心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;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不用逆流而上,苇,我就在水的中央在你的梦中:颈修而高脚,赤睛而远视,正在水中捕食鱼虾;看见了吗?我就是你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,身体洁白羽翼丰满,食于水而喙长,栖于陆而足高而善舞,翔于云而声闻天;我,古人笔下的辽东鹤,被你所爱所恋所迷的盘锦仙鹤,在临霜而去。天渐渐冷了,我将继续向南飞翔;飘洋过海到达远方的岛屿,那里,所有的日子都温暖如春,阳光从天空而来,也从水上折射而来;到处是盛开的花朵……

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…… 不要逆流而上,芦苇,你要把寒冷握在手中,站定冬天,等候我归来;记着,记着我们的故事;这个冬天,你将不再感到寒冷。

别离是为了再度的重逢,我们为自己的一次次背叛找到理由。是的,离开不是背叛;你一次又一次向我向我们张开宽容的怀抱;这是你的生地,渤海湾的滩头,河海的交界处,我回来了;历尽千山万水,风霜雪雨,我率领我的众姐妹回来了;寻着逝去的梦,我们———丹顶鹤、白头鹤、白枕鹤、白鹤、灰鹤、大雁、黑嘴鸥……浩浩荡荡的队伍,翔回我们的春天!

是的,春天醒来了。

这个春天多么隆重:鹤来了,鸥来了,大苇莺也来了,全世界所有喜欢湿地的鸟儿们都飞到这里来了……

而你却睡了,浓浓地睡了;这个春天多么温馨,你在自己的睡眠中开花了;静静地守候你,守候你的睡眠,守候你睡眠中甜美的笑;我们在你醒来的瞬间,含泪而歌而舞;紧紧地,紧紧地依恋你,我要向你讲述我丢失的整个冬天,把我,把我的灵魂寄托在你无言的爱抚和关切中……

轻轻地,我走出;走出秋天的芦苇荡;走出芦苇荡中我的遐思我的感动。

让我再一次回首,在回首中说:谁倾听芦苇,谁就能在芦花落尽的时刻,唤回时光,唤回南飞的众仙鹤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西安翻译学院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